Square

。。。。

【凌李】李熏然的高三生活(七)

原本呢,明大附中为每个班级设置了游泳课,目的就是为了让同学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和在学习之余更好的放松,每个学期5次,一年加起来总共10次。要是一不小心碰到个什么考试把课给冲掉了,那一年怎么也有7、8次上游泳课的机会。

   但毕竟,李熏然他们呢已经高三了,高考迫在眉睫啊,校方只能将他们的游泳课从一年10节锐减到了一年3节。

   李熏然虽然理解,但是不服。

   “我去,凭什么啊?”李熏然气得摔笔。

   “就是,凭什么啊。”赵启平跟着李熏然摔笔。

   凌远看着炸了锅的同学们,默默合上了会议记录,然后清清嗓子:“这是校方的决定,也是你们体育老师的决定……你们要是谁打得过郭骑云老师,或许可以找他理论一下。”

   一瞬间,教室里安静得跟半夜的乡野一样,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见。

   “很好,看来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了。现在我们来开这学期的第一个班会……”凌远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权衡得失,认真备考”。

   

 

   当然,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李熏然现在郁闷的是另一件事。

   这学期安排了两节的游泳课。上一节碰到市统考被冲掉了,大家对此没有怨言,因为考试很重要,大家复习复习就过了,这样的“小事”也就不了了之。但是,明天的游泳课,又不考试,怎么就无故取消了呢?

   “不是无故取消啊,郭骑云老师明天出差,他不在没人带你们啊。”明诚说道,“这点小事也没必要在课间议论吧,好多老师反映你们整天都在说这件事,上课都在说小话。”

   “可是我们上一次游泳课已经被冲掉了,这次再不上我们这学期就都没得上了。”一个同学小声嘀咕。

   “那就不上了呗,多大点事啊。”明诚拿着刚收上来的试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赵启平吱叨:“又不是只有郭老师才会游泳,随便找个会游泳的老师带我们不行吗?”

   李熏然手里转着笔,心里暗自计划着明天一定要上一节游泳课。

 

  

第二天,凌远上课前照例给同学们说一下一天的工作安排,顺便嘱咐同学们不要作妖好好学习。

“下午的体育课我带你们上。”

同学们不明所以。

下午没有体育课啊?

这时,贴心的李熏然同学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远哥,不是体育课,是游泳课。”

“哦对,下午的游泳课,我带你们。”

同学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能上游泳课了,但是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游泳课能上就上。

 

 

同学们如愿以偿的在凌远的带领下,像乡下来的的野孩子没见过游泳池似的,一个个飞奔进泳池里,水花溅起来有半人高。李熏然和赵启平玩起极其幼稚的泼水,被岸上的凌远瞥了一眼,立刻收着不动。

“我们玩点有营养的。”赵启平从水里抓起点水甩到李熏然脸上,“我走远点,你潜水抓我吧。”

李熏然立刻还击:“营养在哪里?”

“哎呀,来嘛来嘛。”赵启平一边说着一边把李熏然轻轻推开,李熏然无奈,只能接受这个毫无营养的建议。

“我来了!”赵启平一头扎进水里。李熏然虽然觉得这个游戏很蠢,但还是偷偷的想整赵启平一把。赵启平靠的越来越近,李熏然悄悄地向后移了两三步。

但是这点距离对赵启平来说是不成问题的,还是能快速接近从水里窜出来,甩李熏然一脸水。

赵启平抹一把脸:“你整我。”

李熏然似笑非笑:“没有。”

赵启平说:“站着不许动啊。”说完他又钻进水里,游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然后向李熏然招手。

比刚才赵启平潜水的距离长。

这能难得到我?李熏然心里冷笑。

 

 

李熏然缓缓下水,在一片水蒙蒙的环境里赵到赵启平。旁边的同学游泳时向他推的水花有些阻力,但是李熏然再向下潜一点,就基本感受不到了。

赵启平和李熏然一样很皮,在水里不好好待着,经常动来动去,一会走这一会走那,害的李熏然好一顿狂找。不过好在,李熏然早就锁定目标。

终于,那双大白腿就在李熏然跟前,他觉得不能这么放过赵启平,决心突然绕到他背后窜出来吓他一跳。

“哈!抓住你啦!”李熏然在跟前的人肩上狠狠拍一下,“你让我一顿好找啊!”

李熏然拍的那一下特别响,“bia”的一声,惹得周围的同学都向他看过来。

嗯?赵启平怎么没声?李熏然眼睛有些些痛,他揉了好一阵才能勉强睁开眼。

“熏然……你有什么事吗?”

李熏然当场就蒙住了,眼前这人不是赵启平,这他喵的居然是凌远!

远哥什么时候下水的?

“不好意思。”李熏然把还搭在凌远肩上的手弹开,看见凌远白白的肩上多了一个硕大的巴掌印。

“下……下次注、意。”凌远揉着肩膀上岸了。

李熏然转身找到赵启平。

赵启平!!你大爷!!

——————————

大家不要模仿啊,这是我很多年前的黑历史了

陷入一种忘记自己写了什么的尴尬


【凌李】李熏然的高三生活(六)

自从凌远和同学们关系好到可以称兄道弟,李熏然便明目张胆的和别的同学开始抢人问题。

“哎哎哎,我先预订了的!你们要问远哥的后面排队去。”

“远哥~下节课下课我去办公室找你啊,没事千万不要离开啊!”

不仅是数学问题,什么物理化学生物,只要手里有卷子,凌远就算只是去隔壁班上课路过,他都能飞奔出去堵在路上,眨着大眼求教。

连赵启平都奇怪。这货最近怎么这么邪门?突然这么好学了?

赵启平不知道的是,李熏然为了背着广大同上战场的同学们偷偷开小灶,加了凌远的微信。

李熏然:远哥!

凌远:嗯,熏然,怎么了?

李熏然:今天课上讲的那道题,我还有点没清楚,能再讲一遍吗?

过了大概十分钟,凌远没有回信。李熏然开始担心是不是自己打扰到凌远了,本来在学校就已经整天问问题烦得不行,好不容易下班还要接着接受这种酷刑。

李熏然扪心自问,如果你在学校已经考了一天的试,你回家还会想接着再做两套卷子吗?

答案是,否。

李熏然关掉微信,用了搜题软件,但是搜题软件简略的答案还是让他暴走。暴躁之余,他又点开了微信里和凌远的对话,然后惊奇地发现,备注的那行字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诶?凌远回他了?什么情况?

下一秒,凌远就发来了一大段的文字,内容是关于问题的两种解题思路,足足十行。

还不等李熏然看完,凌远又发来了一个10分钟长的视频。

李熏然点了进去,乖乖的看了十分钟,把两种解题思路和方法完完全全吃透,然后就明白了为什么凌远这么久才回信。

凌远在屏幕那头给李熏然上了一节课啊。

网瘾少年李熏然的优良传统就是在睡前看看列表有没有人给他发信息,确定没有未来得及回复的信息之后才会去睡。

他点开凌远的头像,在消息记录里刷了好久,一直刷到了那句系统提示“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快十二点半了,远哥已经睡了。李熏然想。

他手一滑,点进了凌远的个人资料里,个人相册里都是些花花草草的风景照,显而易见,凌远是个不折不扣的文青。

李熏然好奇心大起,开始翻凌远的相册历史。

——论文,加油。
配图是一朵花。

——社团活动,忙。
配图是一个盆栽。

——生日和图书馆一起过。
配图是图书馆窗外的风景。

李熏然一激灵反应过来,看了一下日期,这不就是一年前的三天后吗?!

第二天数学课后,李熏然一反常态没有去问题,而是偷偷让其他同学把凌远留在了办公室,然后自己上台宣布了一件大事。

“同学们,再过两天就是我们远哥的生日了,这是他在明大附中过的第一个生日,我个人认为应该办得有意义些,作为一个好的开始!!”李熏然挥着板擦,颇有点指点江山的意思。

凭着凌远和同学们深厚的革命友谊,他们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响应了李熏然的号召。

所以,凌远在生日当天收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布置的改错作业没有一个人交。

他忍着怒气到班上兴师问罪。

“你们这两天总是有点心不在焉的,上课不认真,课后作业也没有按时完成,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两个星期就要统考了,这样的状态可不太好。”

李熏然慢吞吞站起来,“远哥,我们知道错了,你别生气。”

“我不管什么理由,把状态调整好,迎接下一次统考,这次的统考可是要市排名的……”教训也教训完了,凌远也没什么别的事要交代,作势要走。

“等等远哥,你忘了拿东西!”有同学提醒道。

凌远回头看看讲台,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确定自己只带了一只笔来教室后,说:“我没什么忘带的啊……”

“你忘记带走我们的祝福了!”

凌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全班同学就齐刷刷站起来,合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中英双语版的那种。

“这……”

“祝远哥生日快乐!”

难得第一次在学校过生日,同学们都帮忙庆生,凌远感动不已:“十分感谢大家,这个也是挺惊喜的,没想到大家这么有心……”

李熏然尤其得意,这个小秘密可是他发现的呢,这次惊喜他也“居功至伟”呢!

“不过——”凌远话锋一转,“其实半夜十二点我还在备课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其中一位同学的祝福,那时候我就暗自感叹,自己又老了一岁。但是已经能猜到同学们有给我准备礼物。”

同学们纷纷惊讶,互相讨论是谁出卖了组织。

赵启平戳戳旁边李熏然:“是谁那么不厚道,居然提前给远哥庆生?”

李熏然犹豫的点点头:“就是!太不厚道了!”

放学后,李熏然偷偷跑到教室后面,把今天凌晨发的消息用手机功能隐藏起来,才放心的和赵启平一起去食堂吃饭。

我有多久没更新了…

【凌李】李熏然同学的高三生活(五)

快市摸底考的时候,整个班的人都进入备考状态。疯狂学习,生动诠释了一刻不学习就浑身难受。

 
  
李熏然的重点复习对象依然是没完没了的理综。

苍了个天,怎么有那么多电学公式没记住,那么多化学反应不会写方程式,那么多没有遗传病的爸爸和有遗传病的妈妈要生健康宝宝。

他无数次合上练习,默默叹口气,看看周围的同学,又把练习翻开。

 
贴心的父母们体贴这些苦命的孩子们,送上简单粗暴的关心。

吃点核桃补脑吧。

赵启平的日常就是和李熏然分核桃吃。

“给我两个。”李熏然摊开手掌。

“哇!贪得无厌啊!”

“给我两个我才好开核桃啊!”

李熏然开核桃的方式就是把两个核桃放手里,用力挤压,哪个碎了就吃哪个。

“噢…”赵启平把核桃放李熏然手里。

   
吃到最后,只剩一个。

赵启平在一旁歪坐:“还剩一个,看你怎么搞。”

李熏然想都没想,把核桃放在椅面上,用手掌使劲摁核桃。

他听到一丝裂开的声音。

再用力,却怎么都听不到希望的到来。

    
李熏然扫了一眼桌子上能用的工具,最后锁定了赵启平的眼镜盒。

“诶你要干嘛?”赵启平看到自己的眼镜盒被当做开核桃的工具,痛心不已。

核桃在重力挤压下开成两半,李熏然把一半分给赵启平,一半放在手里准备开始剥壳。“舍不着眼镜盒吃不到核桃,知足吧。”

上课了,凌远来到教室,李熏然没有犹豫,把刚剥开的核桃举到凌远面前。“远哥,吃吗?”

凌远接过核桃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开始上课。


      

一轮复习没有结束,市摸底考不会出太难的题目刁难学生们,充其量摸摸底。

李熏然艰难的熬过考试的两天。

语文数学英语基本没什么大问题,理综依旧是那个磨人的小妖精。

不,根本就是大妖精。

    

物理大题又花了一个小时还没做完,化学大题空了一半,生物倒是写了个七七八八,然后就是最没有底的选择题。一百多分啊我的天!!

赵启平也觉得他没考好,尤其是生物,考孟德尔定律那道题,他好像算错数了,痛心疾首。

李熏然腹诽,你这特么算个屁。

考完试当晚,老师照例把答案发下来让学生对,李熏然把语数英的试卷拿出来,大致浏览一遍答案,就能知道自己对哪错哪,红笔在纸上一个一个画勾。

估了一下分,还行,正常发挥。

   
理综。

李熏然翻开答案,对着第一列的大写字母回忆题目,越想越绝望。看完答案,他发着颤在试卷上画叉。

那叫一个满江红啊……

不用估分,他也知道这次理综又栽了。真是愧对远哥给他开了十几天的小灶啊。

做人难,做理综更难。

身边的赵启平还在抠大题的步骤分,李熏然无比羡慕,这样能从理综大题里找得分点简直是人生一大美事。

他自己?能写对公式就可以了。

一如既往郁闷如李熏然,把所有试卷答案都收好,放在文件夹里,塞进抽屉。

眼不见为净。

听说,考完试和不务正业更配哦!

反正老师都在忙着改卷,没有人巡楼,这个时候刚好可以拿来做点除学习之外的事。

李熏然在数不清的自习课里拿出课外书,然后自我安慰:这是另一种学习。

这引得旁边的赵启平有点不开心,表示我也要看。

然后两人就不知不觉看了十几页的科幻小说。

正好到主角一群人到实验室要解开尘封已久的秘密时,两人头上传来一声低咳。

李熏然反应极快,一边抬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一边伸手把书盖上,速度之快,让合上书带出的风把赵启平的刘海吹起。

两人看着上方的脸征住了。

凌远。

   
凌远什么都没说,留下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后,在教室逛了半圈,然后离开。

赵启平悔恨的用胳膊肘顶李熏然肋骨,用眼神传递信息:他看见了?

李熏然点头。

赵启平看着手中还没放下的红笔,回忆在开小差之前自己在做的事。噢……他在对答案来着。

李熏然双手疯狂挠头,用力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恨不得甩两巴掌给自己。

怎么就被远哥看见了呢?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差一时爽,开时需谨慎

【凌李】李熏然同学的高三生活(四)

什么?数学和理综都可以开小灶?

“诶?”李熏然问道,“老师你是学霸吗?”

凌远认真考虑:“算不上。还记得而已。”

李熏然不觉得。他认为理综能上200的都不是正常人。李熏然高一的时候靠数学叱咤年纪排名榜,理综差得一塌糊涂。可惜文综更差,所以只能选择理科。

按理说,数学学得好的人理综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我们的李熏然同学很可能是个例外。他最高的一次理综成绩也就189,还是卷子普遍比较简单的情况下考到的。

“我跟你们明诚老师比,也就记忆力稍微好一点这个优势了。”凌远和李熏然走到学校大门,告别。

    
“为什么他要最后一句话跟阿诚哥比啊?”赵启平问。

李熏然摇摇头。

“他们俩关系很好吗?”赵启平又问。

李熏然还是摇摇头。

赵启平怂恿李熏然:“等下就是阿诚哥的课了,你去问一下他,是不是跟凌老师有什么交情。”

李熏然坚定的摇摇头:“不去。”

“为什么?”

“干嘛是我去啊?明明好奇的人是你啊!而且,人家交情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同事之间关系好很奇怪吗?总之,要问你问。我不去。”

    
化学课下课后。

“阿诚哥,等一下。我有点事要问你。”

明诚站在门口,转身看见有学生在叫他:“什么事?”

“你和凌老师关系好吗?”

“李熏然,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李熏然撇撇嘴:“赵启平叫我问的。我和他打赌赌输了。”

赵启平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真是甩的一手好锅啊!

    

“啊……不算好。”明诚作回忆状,“他文化课比我好,我体育课比他强。两个人在排名上比来比去没什么意思,也基本没什么交流。”

“凌老师是你同学吗?”

“是的。”

“大学同学?”

“不是。他和我一届的,你们的学长。”

李熏然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阿诚哥大他们五届,凌老师和阿诚哥同一届,那就是说凌老师也大他们五届。

居然是学长?!

“所以啊,你们也别老凌老师凌老师的叫,太显老。你们叫他远哥就行。”明诚离开,李熏然和赵启平在风中凌乱。

  
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凌远正式被称为“远哥”,亲切了不少。

教导主任语重心长跟凌远说道:“在学生面前还是要有点威信比较好啊。”

凌远点点头:“我知道了,梁主任。”

   
然后凌远就给手下两个班组织了一次篮球赛,两个班玩得不亦乐乎,凌远成功打到学生内部。

据李熏然回忆道,他们这一届高三就因为混进来这么一个老师,开始变得与众不同。赵启平点头表示同意。

【凌李】李熏然同学的高三生活(三)

想看前文的朋友,可以在tag里找

文偏校园风,更多的是日常。本意是无限接近高中生活,不知道有没有写到你的那一趴

————————好的我叫分割线————————
凌远觉得十分尴尬。

他故作镇定脸上波澜未起,实际上内心波涛汹涌尴尬之意根本按捺不住。

“哦……抱歉啊。那个,为了给你赔罪,中午放学你那顿午餐我请客。”

此句一出全班哗然。

还有这么好的事?

都恨不得刚才被叫错的人是自己。

凌远示意李熏然坐下后,开始上课“现在拿出复习课本,打开专题一,首先我们看到集合…”

  
  
然后,中午放学凌远真的请李熏然吃了一顿午饭。不过是给一张饭卡你自己想吃啥吃啥的那种。

赵启平羡慕得要死。

李熏然虽然平时吃得多,今天拿着凌远的饭卡却不敢多刷,一荤两素加上一盒冰红茶,他就恭恭敬敬把饭卡还回去。

赵启平不理解:“你今天有一个免费的午餐,就吃这么点?这机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毕竟是新老师,不熟,李熏然脸皮薄,拿着饭卡根本不敢妄动。本来只想打一荤一素的,想想只吃这么点下午会很饿,就多打了一份素菜。

李熏然答道:“我今天不饿。”

接着他开始往嘴里填塞冬瓜和白菜。

赵启平看着非常心疼和可惜。

如果饭卡在他手里,那会是一个多不一样的结局。

  

上了几次课,全班同学都觉得凌远的数学课上得非常好,很对他们的胃口,从前被老头消磨掉的兴趣一点一点找回来,每天学得不亦乐乎。

李熏然除外。

他上完课做练习还是有点懵懵懂懂的感觉,一节课下来可能只做了5道选择题,完了还错了3道。

李熏然觉得要死。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会逃过凌远的法眼呢?

那天自习,李熏然被叫出来。

“老师。”

“嗯。熏然啊,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李熏然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凌远这么问。

“我怎么觉得你上课老走神呢?”

因为我不会写题啊!李熏然在心里咆哮。“对不起,老师,我在想问题。”

“呐,你上课还有听不懂的,或者还有题不会做的,都可以到办公室来找我。我办公室和于老师是同一间,记住哦。回去上课吧。”凌远拍拍李熏然的肩,转身离开教室。

李熏然吐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大事,还以为要骂人呢。

    

赵启平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来调侃李熏然的。

“然然,凌老师难为你了?”赵启平问。

李熏然趴在桌子上,摇摇头。

“难道他没给你发出邀请?”赵启平拿起李熏然的水性笔开始在手上转悠。

“什么邀请?”

赵启平唱道:“和我~在数学的海洋游一游~唔哦唔哦…”

李熏然照着凌远说的做了,一有不会的题就拿到办公室去问,经常堵在办公室不让人家走。两个人都经常耽误上课时间。

李熏然为了解决数学题,什么也不管,不管难易什么都拿着往办公室跑,也看得出凌远乐此不疲。所以他更肆无忌惮的从课间问延续到了放学问。这下两人是经常耽误吃饭时间了。

有一天,下午放学,李熏然做完教室值日后又拿着试卷跑去办公室。凌远照例等着,用这段时间在电脑上出月考试题。

“老师,还在吗?”李熏然在门外敲门。

“进来吧。”凌远顺便关上了出题的文档。

李熏然进门后什么铺垫都不做,直接就:“老师,这个绝对值的图像是不是这么变的…”

问了几道选择题后,李熏然便停下。“今天的问题就是这么多,谢谢老师,我回去了。”

凌远觉得今天有点反常:“就这么一点吗?还是赶着回家?”

“今天理综作业比较多,是要赶回去写。”李熏然承认道。

凌远顺口一问:“你理综成绩怎么样?”

“这个…”李熏然有点不好意思,“一般,还有点差。”

“那你理综上有不懂的也来问我吧,我高中理综过得去,现在也基本没忘。以后数学理综所有的题一起拿上来吧。”凌远打开题目文档,保存后关掉电脑。起身和李熏然一道出了办公室。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凌李】李熏然同学的高三生活(二)

开学的那个上午,所有人都是拒绝的。李熏然前一天晚上感到格外焦虑,睡不好觉,因此早上他有一种跟老师请病假的冲动。

还好他没有。

“然然,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校长有一种妻管严的气质。”赵启平问。

开学典礼上,校长明楼正在做着开学“重要讲话”。“今年高考,我校共有285名学生考上一本院校,一本上线率高达百分之70,其中理科状元……”

李熏然摇摇头:“没看出来。”

赵启平指指领导席位的明诚:“你看阿诚哥的眼睛,是不是一直盯着校长看呢?”

“那不都是所有人要看着校长吗?这样礼貌一点?”李熏然说道。

“哎~然然你不懂。阿诚哥的‘看’,怎么会是我们这种‘看’呢?”赵启平摆摆手。

李熏然虽然的确没明白赵启平在说什么,但是他对赵启平有一点不爽:“说过你很多次了,能不能不要叫我然然?”

赵启平不以为然:“怎么了?李叔叔也这么叫你啊!”

“那是我爸!能一样吗?”

“诶,乖儿子。”

赵启平挨了李熏然一记虚拳。

开学典礼后,学生们都往教学楼走。高三教室在最高的两层,已经在操场上站了一个小时的高三学生个个叫苦不迭。赵启平一边捶着腰一边上楼,被李熏然甩得老远。

李熏然从小被罚站罚到大的,一个小时对他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

“然然!你等我一下!”赵启平对着李熏然的背影喊道。

李熏然率先来到教室,下意识看了一下课表。

咦?数学课。

一想到昔日老头枯燥乏味的数·老头念经·学·听不下去·课,他就忍不住仰天长啸。

还好还好,换老师了。

老师是谁呢。

“大家好,我是凌远,从今后到你们高考结束为止,我就是你们的数学科任老师了。”凌远站在讲台,对学生们自我介绍。

李熏然眯眯眼。这个老师在哪里见过。

赵启平表示有同感。

“另外,你们的副班主任于曼丽老师,因为已经怀孕5个月,不能太过操劳,所以我把这个副班主任的活也给揽下来了。当然,于曼丽老师目前还是会上课的,大家不用担心长时间见不到她。”

教室里响起一片掌声,欢迎这个帅帅的,很有风度的,举止优雅的,不知道应该叫他副班还是数学老师的凌远。

凌远打开PPT,是班上同学的数学成绩的质量分析,排名由高到低,其中李熏然就在前列。成绩状况那一栏写着“有所退步”让李熏然几乎没脸见人,后来凌远讲着讲着,说到本班可以冲进单科年级前五的第一名就是李熏然。李熏然羞愧到爆炸。

“这位李熏然同学,高一基础是非常好的,高二的成绩也都不算差,成绩基本在120以上,高三的时候用点心加把劲,状元是非常有可能的事。”凌远一本正经的解释。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李熏然是谁,所以也没有办法察言观色的注意到是不是有某位同学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李熏然内心毫无波动。我能上单科状还用你说?我以前经常干的事啊!

“那请这位女生站起来让我认识认识吧,嗯……李熏然是哪位?”凌远环顾教室。

教室爆发出一阵大笑。

凌远不明所以。

然后他看见一个清瘦的男生慢吞吞站起来。

站起来的人明显没有什么底气: “老师,我不是女生……”

【凌李】李熏然同学的高三生活(一)

八月底的下午,上海的阳光依旧照的大地闪闪亮亮,城市喧闹着太阳无情的炙烤,太阳说:“怕什么,又亮不瞎你。”

可爱的李熏然同学和他的好朋友赵启平同学,刚从明氏财经大学的体育馆里出来。

“老平,以后你不要动不动把我拉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打球好吗?我回去晚了要挨揍的!”李熏然一边擦汗一边说。

赵启平还在运球:“怕什么,从小到大你挨的揍还算少吗?”

李熏然作势要打人,赵启平假装逃跑。

“热死了!走走走,那附近有一家不错的冷饮店……不去?为什么不去?哎呀我请你!”赵启平推着李熏然就往冷饮店方向走。

“你好,请问需要点些什么呢?”吧台小哥欢迎道。

李熏然扫了一眼菜单:“原味冰淇淋。谢谢。”

赵启平想都没想:“红茶多冰。大杯。”

小哥点头,手指飞快打出账单,转身在各种瓶罐中忙碌起来。

“咦?你现在还在吃原味啊?”赵启平看了一眼账单。

“不行吗?我觉得挺好吃的啊。而且还便宜, 冰淇淋里就它最省钱, 你看,我多为你着想啊!”

“然然,内部消息——”赵启平清清嗓子,凑到李熏然耳边小声说道:“下学期,老头退休,我们要换数学老师啦!”

李熏然觉得不可思议:“什么?在高三这个节骨眼上换老师?还是满分150的数学?主科?”

赵启平只能点头点头再点头。

“太好了!”李熏然握拳,“终于换掉了!”

这下反倒赵启平惊讶:“什么情况?我以为你会生气的。”

这时李熏然的冰淇淋已经做好,吧台小哥在甜筒除包了一圈纸巾,递给李熏然:“你的原味冰淇淋,慢用。”

李熏然谢过小哥,转身对赵启平说道:“真的,上了高二承蒙得到老头的教诲,我的数学就没上过130。这对于我,一个高一的时候长期蝉联数学单科状元的我来说,是一种耻辱!”

“你没学到精髓而已!你看隔壁班的那谁,也是跟着老头学数学,不是顶替你成为理数一霸了吗?”

“用老头自己的话来说,我和他没有擦出智慧的火花。你说多可惜,我这样一个数学方面的天才,就因为拜错师,从此陨落了。唉。”李熏然一边摇摇头,舔了一口冰淇淋。

赵启平大笑:“天才?把一点一看成十一的天才?就你,不用拜错师,你就是因为瞎才陨落的!”

李熏然翻白眼。等着赵启平拿了红茶后离开冷饮店。


冷饮店里,吧台小哥在用抹布清理桌面,冷饮店的门再次被推开。

小哥一抬头:“店长,来了啊。”

店长点头:“你这都快要走的人了,我还不过来顶班看店,等着你把它锁掉啊?”

小哥抿嘴笑得很开心。

店长换好工作服,走进吧台:“你说你也在这里做了有半年多了,你这说走就走,让我有点不好办啊…凌远。”

凌远只能赔罪:“我也没办法,新工作有着落了,就只能放弃这里的兼职了。对不起啊,店长。”

店长摆摆手:“算啦!听说你新工作挺好的,是老师?”

“对,我教数学。”凌远指指门外,“就在那边的明大附中。”




————————————————————
我属于乱开坑,随意填的那种
所以大家喜欢也不要催我更。
我们有缘再见。